广告合作邮箱:fullgray@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绿之剑士](2)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9-02 02:00:28

看着那万恶淫贼把我的小娇妻干得渐入佳境,满耳都是那肉与磨插的「拍拍」 「扑哧」声和娇妻那爽得魂飞天外啊哦呃…… 两眼冒火的我再难忍头顶那绿油油的光环笼罩,吸气一声打定主意,一脚踹 开房门。惊得床上两条肉虫一阵翻滚。 「啊」见到出现在在门口的是自己的夫君,君婉小姑娘不禁羞得泪水狂涌, 两只纤秀玉臂狠拍仍在自己不着一缕的娇躯上做着羞人起伏动作的淫贼。「坏蛋 啊,你这淫贼,你快起来……呜呜。」 「夫君,救我……呜呜。」君婉小姑娘不顾体内那插着10来寸粗肥肉条的 舒爽,羞急得手舞脚踢蹈想在淫贼体下抽出身来。 狠插新婚娇娇小新娘的猥琐淫贼不是不想起身御敌。关键是身下小娇娘被夫 君捉奸在床羞愤欲死,紧张得浑身肌肉崩得紧紧的。那羞人之处不复之前春水潺 潺,销魂宜人变得如同一道铁箍,名副其实的一线天了。 淫贼恶汉被夹得直呼一口冷气,脊背一麻。大股精液不要命般「扑」「扑」 ……一连十几道注入了身下踢闹的小娇娘蜜穴内。 早就被干得泄身好几次的小新娘踢闹着被这股滚烫阳精直灌子宫。被刺激得 啊的一声再也顾不得踢打身上的淫贼,浑身禁不住的躺下无力的抽搐起来。迷蒙 泪眼无助的盯着房门处的夫君,哀哀啜泣起来。看得我不由一阵失神。 放完炮弹的淫贼舒爽了,感觉身下的春洞松了开来。立马抽出一直置于床头 的匕首,就要御敌。突然…… 被滚烫热精灌入子宫烫得四肢抽搐无力的小娇娘被淫贼猛的将鸡巴无情的抽 了出去。虚弱的小新娘直觉膀胱一松,一道色泽金黄的桂花液嘘的一声将面目狰 狞欲要和相公斗狠的淫贼浇了个满头满脸。 好机会,看着那可恶淫贼被我那小新娘的一股尿水淋了个满头满脸而发愣的 同时,我一个突进欺了上去抓住他执匕首的右腕一折夺下武器振臂甩了出去。 被丢出门外的淫贼顾不得腕子被我折断的疼楚,翻身纵起踏过围墙头也不回 地跃了出去。 看了看仍在床上两脚大开尿水淅沥面色羞愤痛苦的小娇娘。我安慰了一声等 我回来,立马折身追了出去。 在这无月漆黑的夜幕下一裸男一大红喜袍的两男子在屋顶纵横起跃追逐着。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不时望着后面不断欺近的小新郎官的赤裸男子心里叫苦不迭。我这到底是惹 了个什么怪物。想以流星追月轻功,唐门暗器,迷药着称的唐门弃徒江湖恶名昭 彰的十大淫贼之八的采花蜂,这一路几次提功都没甩下后者。要是以前的那些侠 士们早被他不知道甩出几条街远了。 追的太急忘记拿剑的我紧紧的缀着身前不出10米的赤裸淫贼。只有剑灵系 统技能在身的我手中无剑,那些个技能面板一色的灰暗,不可使用状态。无奈的 我只好不断的拾起途中屋顶上的瓦片,石子树杈什么的一股脑砸向前面奋力狂奔, 大光屁股一扭一扭的淫贼。 「啊」「哦」「唉哟」一路惨遭被我爆菊的淫贼紧捂着插着尺余长血流如注 的屁眼再也跑不动了。浑身赤裸,暗器迷药啥都木带。 「少侠。呜哇,我错了,你大人大量扰了我吧,小人再也不敢了。」知道无 法掏出我的追捕,淫贼只得转身「噗通」一声朝我下跪求饶。 「饶了你?尼玛,老子的天仙似的小娇妻竟然被你这癞蛤蟆得了逞。你还让 老子饶了你?」看着脚下跪作一团涕泪交淋的恶心赤裸汉子,恨恨道。 「少侠,是小人的错,为祈求您原谅,我告诉你个天大的消息作为交换。」 「什么消息?」 「小人乃是江湖十大情侠之八的小蜜蜂,在一次密会我那天剑宗小情人的时 候发现了一个秘密……」 「哦。我知道了,你去死吧。」 「啊。你言而无信,不是饶我一命吗?」被我突然袭击踢碎膝盖的采花蜂哀 嚎道。 「我说过饶了你吗?上了我老婆还想活命。看我整死你。」说罢,我转身折 断屋顶旁一颗大树上手臂粗的一端长树干。「咻」的一声捅向采花蜂那血流如注 的恶心白屁股。 「你喜欢插是吧?啊,我老婆很好捅是吧。我捅死你个狗日的。」 「啊。唔咦……哎哟哟,」 要是有人看到屋顶这身穿大红喜服的新郎官手拿米多长如臂粗的树干很插脚 下赤裸大汉光屁股的场景,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把。

 经过我一番十大酷刑的采花蜂只剩下一口气了。 击碎了这厮四肢骨头,切掉半截舌头,用大树干插着这货的屁眼,我飞身将 其插在扬州城门的进出口上,到了明早,出入城门的古代人们一定会发现这惊世 骇俗的乐子。我用小树枝蘸着这厮的肮脏血液写下「江湖淫贼采花蜂在此挺臀接 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几个大字后不惊动城门守军,悄悄离开。 回到洞房看见正将一段白绫悬与屋梁正欲自尽的小娇妻。我不禁亡魂大冒, 赶紧将其一把抱下来。 「婉儿,你看这红烛,这交杯酒,这是我两大婚的喜事啊,虽然你……但这 不是你的错啊,你也没有能力抗拒如此恶人是不是。他已经被我杀了,不会再有 人知道此事了。这个时候,你和我能在一起,幸福快乐地共享两这洞房花烛之夜, 你应该开心才是!对不对?」 「我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已经被恶贼夺走了。现在虽然和你在一起,可我已 经是残花败柳之躯,本想以后好好对你弥补。可是这恶贼又再次一次将我推向地 狱。我还有何脸面对你啊。呜呜呜、、、」 婉儿的声音中有一种心死绝望的意思, 「小宝贝啊,你一介弱质女流。对方是江湖上行走多年的才华恶贼,而且你 也没武力抗拒人我向你保证,天哥哥是不会计较的!只要你心里最爱的还是我就 行了,好吗?」说着一把死死的搂住我那新婚之夜被他人奸淫得狼迹斑斑玲珑娇 躯。 听着我的安慰,婉儿才释然长长地叹了口气,一双春目已是珠泪滚滚。我细 心的安慰着,手却没有停下,拿着淫贼脱下的青布长衫擦拭着婉儿那污水横流的 身体,又将刚才淫贼射到她体内的精液擦去。 婉儿满面羞红,乖乖地躺着任我擦拭。一双粉白玉臂搂紧了我的腰。经过片 刻的沉寂之后,我开口说道:「婉儿,我爱你。不管你经历了这些不堪回首的事 情,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你。不要再想不开了,不就是被淫贼干了两次嘛。茶干 洗净了你还是我任小天的可爱小娘子,好吗?以后如果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你抵 抗不了也不要寻死。想办法抱住性命才能和夫君我白头偕老啊。」 「你这么喜欢我吗?」 「是的。」 「不嫌弃我被那恶贼夺走了清白?」 「不嫌弃,我的好老婆。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肺,你是我的心肝大宝贝。嗯, 亲一个。」 婉儿不由玉面一红:「夫君,给我把,我要你。」 「啊……好啊。」两世处男的我早被怀中腥香软玉熏得喉干舌燥心猿意马了。 「都半夜了,明天一大早,爹娘就会过来见新女婿,我们照例要敬茶的,快 别浪费这良辰美景了。LESGO。」脱下袍子不顾污秽一杆进洞。 「啊,好粗……什么狗啊,夫君?」 「没什么狗,啊好舒乎,好滑腻啊。」我感受着娇妻那被淫贼开发得春水潺 潺温柔滑腻的嫩肉呼呼道。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轻点啊,夫君……哦哦,好大哦,入死奴家了呀,比他大多了呢,我的好 夫君。」被我抱着娇臀干得一颤一颤的娇妻紧紧勾住我的脖子浪声娇叫起来。 终于不再是可耻的处男了,呜呜呜。拥着身下被我插得一浪一浪的小娇妻我 兽血沸腾着。 「干,娘子咋样?还是老公的鸡巴干得你舒服些吧。」我边动作边邪恶的问 道。 「嗯嗯……好舒服,不要停。啊啊啊……又来了,呜呜……」被我干得又来 了一次高潮的小娇妻死死扣着我的虎背抓出一道道爪印。 得到满意答案的我不顾身下小娇妻娇喘吁吁,抽搐喷浆的浪样儿,将其摆布 出一个个后世经典的姿势插得她浪水连连只翻白眼。 一切尽在不言中,美好的古代生活日复一日的过着,两小夫妻的甜蜜生活在 小院中的每个角落没羞没躁的上演着。 「贤婿啊,这月余来你对婉儿的痛爱我和你娘瞧在眼里,心下甚慰。只是年 轻人不应只沉迷于闺房之乐。为父给你请了位先生,你与之好好读书,争取考个 功名,为父再好好打点争取为你谋个一官半职也好在这城中立柱脚跟。」任老头 对眼前在自己面前恭敬的少年郎越看越喜欢,更加欣慰的是这美少年对自己残花 败柳的女儿没有一点嫌弃。整日里如胶似漆,耳鬓厮磨。消沉的女儿又恢复了以 前的快乐。 「是的,就劳烦父亲安排吧。」一大早刚剥光小婉儿才抽了不到百下就被丫 鬟传唤过来的我心痒难耐的答道。 翌日。 人之初,性本善…… 教我的这位夫子在城里名气很大,人近中年,面颜清铄一股子古代读书人特 有的傲气跃然于外。本来对于要教任家这招赘而来的软骨小子根本无甚兴趣。奈 何家道赤贫,幼子罹患恶疾,急需银钱度急。才勉为其难应了任家老爷的这个活。 进门之始就对我冷淡如冰,照本宣科。厚脸如我也不计较。以我后世的人际 能力还怕不能把这夫子的观念改过来吗?就这么上午随先生学习,下午随任老经 商,周旋于各商贾巨富官府结交余绿林豪强之间,如一团海绵般拼命的汲取着这 古代赖以生存的各项能力。 当然,我也注意着这扬州城里的一些动静。 当初自那采花蜂口中套出的秘密,我知道不久的这里即将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